行業政策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行業政策

行業政策

“煤改氣”為什么沒有干過“煤改電”?

發布者: 發布時間:2018-08-27

這兩年,北方“煤改清潔能源”火熱,其中主要包含兩部分,“煤改電”和“煤改氣”。但是,目前“煤改電”的風頭遠遠蓋過“煤改氣”。

以2016年北京“煤改清潔能源”為例,“煤改電”約占總量的87.2%,而“煤改氣”只占12.8%。



“煤改電”惠及574個村19.8萬戶居民,占87.2%。從這些數據可以看出,“煤改電”遠比“煤改氣”更受歡迎。為什么會出現這種情況?


原因一:天然氣資源緊缺


全球能源消費的低碳化趨勢日益明顯,天然氣將成為全球能源由高碳向低碳轉變的重要橋梁,發展速度將明顯高于煤炭和石油。

2012-2035年全球能源消費年均增速為1.5%,天然氣年均需求量增長速度約為1.9%。至2035年,一次能源消費結構中,天然氣將與煤炭、石油趨同,均為26%~27%。

我國天然氣消費仍處于快速增長階段,但不確定性因素太多

“十三五”期間,國家層面的能源結構優化和環境污染治理將成為天然氣消費最主要的推動力,提高天然氣消費規模和比重的呼聲已久。天然氣是優質高效的清潔能源,二氧化碳和氮氧化物的排放僅為煤炭的一半和五分之一左右,二氧化硫的排放幾乎為零。

中國正處于經濟發展方式轉型和能源消費結構轉型的關鍵時期,我國具有富煤、貧油、少氣的資源稟賦,煤炭在能源消費結構中占據主導地位,天然氣能源相對短缺,且多集中在中西部、華北及東北地區,大規模普及“煤改氣”,氣源短缺問題將嚴重凸顯,依賴進口還是開發其他新能源?解決氣源問題是擺在“煤改氣”路上的一座大山。


原因二:招標環節欠規范


招標文件要求無厘頭

各地的“招標文件”要求、格式、種類各異。對投標廠商的資質要求、產品要求按理應是一致的,甚至可以完全統一的。但每個地區甚至同一地區的不同場次招標規定都有不一樣,同樣機型技術條件要求都有不同,同樣的招標活動要求提供的資質材料都有變化,顯然是沒有道理的、不科學的。有時感覺在故意設置無厘頭障礙,有一定地方保護主義或特權思想或預設中標廠商的嫌疑。

另外,“洛陽紙貴”的現象頻現,動不動要求標書“1正6副”、“1正7副” 、還有U盤電子版,有時十幾個標段,總共有幾十本標書,一個人抬都抬不動,且標書越來越厚,700~800頁以上的標書越來越成趨勢,其實大部分內容都是湊數。這樣頻繁的招投標給參與單位造成不必要的負擔和浪費。

限價招標存隱患

大部分地區基本上招標都最高限價。這樣基本上“煤改氣”項目是低價壁掛爐唱主角,低配置的、小馬拉大車的壁掛爐成了“煤改氣”的主流,有的新企業、沒有任何技術積淀的、甚至倉促上馬的企業也頻頻中標。站在管理部門的角度考慮是:控制售價、減輕消費者的購機成本負擔,有利于推廣這項工作。但在實施過程中由于中間環節、管理不善或可能存在的腐敗等,倒推到廠家的時候已經沒有多少成本空間,但又必須硬著頭皮上。這樣可能硬逼廠家降低配置或降低服務規格,安裝調試等成本費用也因過低而可能偷工減料,草率安裝來對付,這樣的后患是很大的。



原因三:“煤改氣”后使用成本高




據測算,一臺4.2兆瓦的燃氣鍋爐的供暖面積為5萬平方米,若24小時運轉的話,每天要消耗天然氣9600方。按每方3.61元(非居民用氣價格)計算,光燃氣費用每天就需約3.5萬元。一個采暖季如果燒上120天,僅天然氣的成本費用就高達420萬元。而按照每戶100平方米計算,500戶居民所交的采暖費也不過133.5萬元,嚴重倒掛。


再說分戶取暖,百姓最關心的是使用天然氣的價格。調查中用戶普遍認為煤改氣的使用成本較高,感覺有點負擔不起。“我家面積有150多平方米,若燒煤供暖約用型煤2.5噸,按去年的價格計算,刨去政府補貼后約花費1500元。煤改氣后,平均每天花費40多元,一個供暖期下來,花費5000元左右。即使享受了補貼,自己也得掏4000元左右。”邢臺“煤改氣”后村民孫越輝說,2016年他家用完了一二檔氣量,使用三檔氣119立方米。而今年第一個月就用完了一檔氣,二檔氣已使用了100多立方米。

階梯氣價收費高,成了煤改氣推廣的“攔路虎”,令許用戶望而卻步。

在我國天然氣嚴重供不應求的情形下,應對煤改氣進行科學規劃,既要加快天然氣資源的開發利用以及價格機制的進一步理順,也應加快煤炭資源清潔化利用技術的研發應用,更應規范“煤改氣”招標的亂象,適時、適度、適量地推進燃氣產業發展。國家層面應采取措施穩定需求,尤其應該加大控制工業企業領域的需求,對煤改氣政策的落實要給出相對寬松的時間表。燃氣產業的定位應是能源行業,而后才是加快能源結構調整、消除霧霾現象的工具。

大規模“煤改氣”弊端已現

煤改氣”并非新詞,早在前兩年,各地已經陸續開始實行“氣化”計劃,但實行效果仍不理想。業內人士認為,氣源緊張、配套資金落實不到位、基礎設施不完善等因素是制約“煤改氣”發展的瓶頸。還有一點是天然氣最致命的,就是安全問題。

其中主要的問題是“氣緊”。熱力供暖每噸每小時消耗天然氣80立方米左右,若全國供暖鍋爐改造一半,帶來的需求增長就超過50億立方米/年。工業領域,單就造紙來看,若2013年造紙企業全部改氣,其帶來的天然氣需求超過80億立方米。

著全國各地改氣行動繼續推進,2014年中國天然氣表觀消費將達2000億立方米左右。2013年我國供氣缺口是100多億立方米,華北地區缺口尤為嚴重。為解決治理大氣污染的壓力,京津冀等區域都在爭搶氣源,氣源不足的,則面臨裝置到位但無氣可送的困境。

中國如果掀起“氣代煤”的熱潮,全球的天然氣價格一定上漲。到時候無氣可用比空氣污染更可怕。不要忘了,進口天然氣是要看人家臉色的哦!

天然氣(Natural Gas)是埋藏在地下的古生物經過億萬年的高溫和高壓等作用而形成的可燃氣,是一種無色無味無毒、熱值高、燃燒穩定、潔凈環保的優質能源。天然氣其主要成分為甲烷,熱值為8500大卡/米3是一種主要由甲烷組成的氣態化石燃料。它主要存在于油田和天然氣田,也有少量出于煤層。主要成分是甲烷,還含有少量乙烷、丁烷、戊烷、二氧化碳、一氧化碳、硫化氫等。無硫化氫時為無色無臭易燃易爆氣體,密度多在0.6~0.8g/cm3,比空氣輕。通常將含甲烷高于90%的稱為干氣,含甲烷低于90%的稱為濕氣。

煤改氣不能從根本解決空氣污染只會加重霧霾

這一年,全國的用煤鍋爐都在熱火朝天的改燃氣。我們就不明白了為什么總是到冬天才開始改?要有多少居民快過春節暖氣還沒有燒呢。又不讓買煤。一噸煤產生的熱值約等于700立方天然氣,如果一年用5噸煤取暖需要用3500立方天然氣,廊坊市自2015年開始采取階梯型氣價,用氣量3500立方,每立方3.36元,需要用11760元取暖!

那么,問題來了,為何不像北京一樣改電取暖呢?關鍵國家現在電力能供應到位嗎?自從國務院頒發《大氣污染防治行動計劃》后,各地紛紛提出相關對策,天然氣被戴上了清潔能源的桂冠。許多地方 “一哄而上”大規模推行“煤改氣”,有的地方還強迫企業“煤改氣”,未考慮使用其他清潔燃燒技術,也沒有考慮天然氣的資源供應量。中國科學院某教授認為,如果不顧我國國情和客觀條件大規模推行“煤改氣”,可能會帶來很多問題。

天然氣鍋爐無污染排放只是個傳說


不能神話了天然氣,天然氣鍋爐對控制氮氧化物沒有任何優勢可言,把天然氣說成是清潔能源,本身就有失偏頗。天然氣也是化石能源,也有清潔燃燒的問題,主要是燃燒過程中會產生大量氮氧化物。

根據環保部門對天然氣鍋爐運行情況檢測公布的資料,燃氣工業鍋爐運行中,氮氧化物排放濃度小于200毫克/立方米的只占35%,小于400毫克/立方米的占94%,大部分天然氣鍋爐氮氧化物排放濃度在300毫克/立方米左右。而以半焦為燃料的解耦燃燒鍋爐,卻可將氮氧化物排放量控制到200毫克/立方米以下,此外,煤氣發生爐鍋爐更可以把氮氧化物控制到100毫克/立方米以下。

霧霾的主要成份是PM2.5,生成PM2.5的罪魁又是氮氧化物,目前大規模“煤改氣”中使用的天然氣鍋爐,對控制氮氧化物沒有任何優勢可言。令人不解的是,各地力推的“煤改氣”工作,從公開記載的數據中,很難查到氮氧化物排放量是多少,“煤改氣”前后氮氧化物有什么變化。

眾所周知,我國是石油、天然氣資源貧乏的國度。根據國家能源局的預計,2015年我國天然氣消費量將達2310億立方米,而國內天然氣供應量只有1310億立方米,需要進口1000億立方米。

天然氣資源被國外控制,燃氣機葉片制造和修理技術被國外控制,燃料價格我們也沒有話語權。“煤改氣”要花大錢,增加后處理設施也要大花錢,對天然氣燃料還要長期補貼,對此我們應該有清醒的認識。從這一點來說,治理霧霾已不僅僅是環境問題,而是一個政治問題。

北京率先實行煤改氣但空氣污染依舊

北京“煤改氣”成功了嗎?靜穩天氣下,48小時內北京會達到嚴重污染,以北京市為例,北京市主城區的燃煤鍋爐絕大多數已經改為燃氣鍋爐,但是,PM2.5霧霾嚴重污染不僅沒有消除,還有進一步加劇的趨勢。原因就在于,“煤改氣”大量增加排放的氮氧化物,加之汽車尾氣排放的氮氧化物,是北京PM2.5霧霾日益嚴重的根本原因,而且有資料表明,北京空氣中的氮氧化物已是二氧化硫的3倍。

2013年冬季供暖期,北京市天然氣用氣量為78億立方米,按氮氧化物平均排放濃度300毫克計算,排放的氮氧化物量為25740噸,排放量和汽車排放基本相當(現在北京有500多萬輛汽車,年消耗700多萬噸汽柴油,排污總量90多萬噸,其中氮氧化物8萬多噸,在供暖期時間段也在2萬多噸左右)。

按照北京市“十二五”時期燃氣發展建設規劃,規劃到2015年,北京市天然氣年用氣量達到600億立方米,排放的氮氧化物量為19.8萬噸;2017年用氣量達到930億立方米,排放的氮氧化物量將達到30.69萬噸,接近2013年的15倍。

當北京冬季處在靜風或微風時,外地污染對北京影響較小,不到48小時本地空氣就會達到嚴重污染,也就是說環境污染會很快達到極限,當氮氧化物排放量再增加15倍時,想象一下污染會達到什么程度。

如果通過采取措施,裝配環保設備,來降低氮氧化物排放濃度,當排放濃度降低到20毫克/立方米時,還僅僅只是維持目前的大氣水平,事實上要想讓全市的天然氣鍋爐都達到20毫克/立方米的排放標準,投資巨大,幾乎不可能。

霧霾天數不降反升的尷尬表明,北京的“煤改氣”并不成功,并沒有改善大氣環境,尤其是沒有減輕PM2.5造成的霧霾污染。實際上,把北京周圍熱電廠全部“煤改氣”,產生的氮氧化物會更多,PM2.5也更多,會導致在錯誤的路上走得更遠。中國工程院院士倪維斗做過測算,熱電廠“煤改氣”后,氮氧化物排放不但不會減少,反而會增加,反而會惡化霧霾的狀況。


辽宁快乐12走势手机版